大观园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大观园
浅析“双髻山景观文化”与“金浦文化”的特色与定位
2013/7/25 20:53:30

郑抗生

    在汕头市潮阳金浦历史文化促进会编纂的《郑氏金浦系族谱》第四册“文化根深与时俱进”的资料整理过程中,笔者认为有必要籍此平台,侧重双髻山景观文化的研究,以便更全面、更系统地探索出金浦文化的特色与定位。
    据清《潮阳县志》载:“双髻山,即曾山,距县西25里,高数百丈,周围数十里,为近县山之特秀,航海者率望此为准”。此山系铁山余脉小北山东段,位于潮阳区中部,金浦街道官路村324国道北侧,属梅东村管辖。其峰峦多峻险,山势蜿蜒向东伸延,主峰高突而起,状如龙首,为县治来龙之首。山顶巍然耸立的两个小峰,酷似龙头双角。据清《潮阳县志》臧宪祖载:“叠嶂连峰,埒双髻乌岩之胜;青岑翠岭,环华阳白竹之间”。双髻山周围山岭连绵重叠,林木茂密,四季如春,故称“龙首环青”,系潮阳八景之一。双髻山南麓山腰有一始建于宋绍圣二年(1095)的“曾山古寺”(双髻庵),周围又有很多岩洞,自然地形成了别有洞天、鬼斧神工的天成石室。如:双峰书院、娘子洞、宝峰石室、范厝庵等。唐代高僧大颠,明大理寺卿周光镐,宁波通判、嘉兴府同知郑亶,广西武缘县令郑嘉惠,广西思恩府同知郑绍烋,清代中宪大夫郑之侨,国子监丞郑安道,吉林省方正县知县郑浩等,均到此处讲学、攻读、游览、闲居。同时,也留下了很多摩崖石刻、手笔,如“龙首环青”、“曲径”、“聘怀”、“春风”、“玉峡鸣泉”、“月洞流辉”、“石室栖霞”、“曾山古寺”、“文光射斗”等。贵屿华美乡人陈秀升,也于光绪十七年(1891)随老师陈龙友入石室攻读兵略与经济之学,后考取贡生,入国子监,才名大噪,同郑浩、郭经被誉为“潮阳三学士”,著名诗人丘逢甲则昵称“潮阳三生”。陈秀升在石室攻读期间,丘逢甲还特地从穗前来探访,并写下了脍炙人口的《登双髻山》诗二首。在那山岳丛林中的那所被称为“培育古代精英摇篮”的“双峰书院”也一时成为古潮阳学子求学之所,特别是明、清两朝,更有名士在此修学成名,故历代民间有“铁山百里送青来”的地脉钟灵毓秀之美说。双髻山地灵人杰,对潮阳县治、潮阳的人文昌盛起着很大的影响。由地壳变化自然生成的双髻山气势,在先贤的发掘、整合后,也便成为璀璨“明珠”,光芒四射。所谓“地灵人杰”或“人杰地灵”的关关系系,在这里也可见一斑。
    随着地脉灵气的文化延伸,在双髻山东南麓依山傍水的大片风水宝地上,唐朝时期就已有卢、黄、刘、林、高、赵、陈、萧、魏、马、许、郭、杜等多姓氏先民居住,繁衍生息,建设文化精神家园。目前,拥有30多万人口,100多个衍播地的潮阳郑氏金浦系大望族,也就是由南宋孝宗乾通五年(1169)已丑科进士、秘书省授书郎、朝奉大夫的郑昇公,几经起落,风风雨雨而繁衍发展起来的。因而,生于斯长于斯的金浦人都要感谢造物主的天时、地利、人和恩赐。为这得天独厚的自然禀赋而自豪,为这厚重的人文历史底蕴而骄傲,由此也说明金浦文化是广义的地域性人群文化,而不是狭义的姓氏文化。金浦文化是金浦人民长期劳动的结晶。
    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格局是在宋代形成的,其标志就是儒、道、佛为三大支柱融合而成的中华文化精神。但是,宋代的文化结晶,也很快被北方南下的蒙古人逐渐从中原压缩到潮汕大地。宋的灭亡,最后的苟存者有很多定居漳州、潮州等地区。当先进的中原汉族文化与自古就远离中原政治中心,有“省尾国角”之称的原潮州地区的饶平、潮安、南澳、达濠、潮阳、惠来、陆丰、海丰等地域,那种具有流动性、探险性、强悍性、开拓性、世界性等海洋文化属性的本土文化融合后,先进的中原文化便在这里鲜活地被保存、复制与发展,进而形成了典型的潮汕文化。从号称“滨海邹鲁”的莆田到号称“海滨邹鲁”的潮汕,从“南蛮”诬称逐渐消失到金浦人的名气大大提升,这无疑是进了一大步。潮阳郑氏金浦系郑昇公正是生活于南宋朝廷无能,北方金兵入侵,中原人民饱受战乱之苦的时代。在那恶劣的环境下,郑昇公披荆斩辣,艰苦创业,使之成为潮阳郑氏一大望族,其丰功伟业,为郑氏裔孙万古铭记和缅怀。郑昇公是金浦文化的人文始祖。
    潮汕文化是中国汉民族群体文化中最具特色和活力的地域性文化之一。据史记载,早在8000年前,潮汕南澳就有了象山人的活动;4000年前从潮南区仙城的深溪至潮阳区的贵屿、赤寮、铜钵盂、金浦(深浦),包括大南山与小北山之练江流域的原潮阳境内,已有固定的先民在此劳动、繁衍。他们选择依山傍水的地方作为落脚点,过着以射杀野兽的狩猎,以简陋农具为耕作,以临江溪河而结网捕鱼的原始群体生活,在极端艰苦的环境中,创造了辉煌灿烂的地域性先古文化。
    昔年的金浦(深浦),背靠双髻山,面向练江流域出海口,系鱼米之乡,是金浦文化渊源地。尤其是郑氏定居后,生活、生产条件不断改善,建瓦房、架桥梁、铺石路;为便于耕作,把宽面锄头改为窄面锄头,把挑粪平桶改为硬弓尿桶,把绳索小桶提水灌溉田园改为吊窝①大桶提水等,农产品有独特之称的“深浦蕃茨、塔山芋”,茨甘、芋香传名海内外;在捕捞作业方面,如挨棕②、搭虾③、撒网、驱沙桑④、放莲、闸萡⑤、捞钱螺⑥、围塭等⑦;在水产养殖方面有蚶、蠔、红肉、蛏埕等;妇女的家庭手工业有绣花、织绸、织纱网、织通花等;饮食、小食方面有沙虾饭(戈饭)、草鱼粥,还有色、香、味具佳的油炸豆干和豆干角、鲜虾烙,酥脆可口,内外闻名。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孕育着勤劳、勇敢、聪明的郑氏子民,创造了金浦璀璨的历史文化和现代文明。
    纵观以上资料,首先,从传统的地域文化理论上看,丰富的景观资源首先是生态文明的载体。虽然双髻山景观文化与金浦文化没有直接的、必然的内在联系。但是,“双髻山景观文化与金浦文化”却是潮汕文化轮廓较为清晰,且具有代表性的典型文化板块。双髻山的景观文化象征,是金浦文化的标志,是金浦文化的根,是金浦文化的宝库。金浦要打造文化强镇,双髻山景观则是金浦文化的制高地标。其次,再从传统的地域文化现实上看,具备潮汕文化属性典型缩影的金浦文化,其文化内涵资源极其丰富,文化底蕴甚是深厚,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钟灵毓秀,地灵人杰,人才辈出,精英荟萃。金浦的先民们在这一片有着厚重文化积淀的乡土上,经历了峥嵘岁月的耕耘与艰辛的洗礼,锻就了一批批优秀精英人物。有资料显示,仅以郑昇公创寨800多年的金浦郑氏历史上,历代的进士、举人、荐辞出仕及受皇封人物达60多人,其中进士14人,举人31人。近代的硕师名贤,官贾巨子,才俊人物,更是灿若星河。精英风采,铮铮响,凛凛然,熠熠生辉。
    二、重文崇教,尊师重道,怀仁立德,薪火相传。金浦昔年办学多以私塾为主,自聘名儒任教,积极倡导厉节慎独,敦行孝悌,和亲睦族,崇尚任恤等传统道德修养。光绪三十三年(1907),以弘扬重文崇教,缅怀祖德为宗旨,在郑氏金浦系祖祠“蔼肃堂”,创办了“潮阳县端本小学堂”,这是潮阳县最早的一所族办学校。当今,双髻山余脉324国道两侧,金堡中学、潮阳职教中心拔地而起,这里已成为潮阳区兴学育才的宝地。金浦人崇尚读书,已蔚然成风。
    三、祠堂普及,组织健全,祭祀规范,儒风盛行。明代中后期是中国宗族发展史上的鼎盛时期,宗祠的普及以及家规庭训均完成于这一时期,特别是嘉靖十五年(1536)礼部尚书夏言请求民间祭祀始祖与官员设立家庙祭祖获得通过后,这便引发了民间兴建祖祠的热潮。金浦的上大夫,能与时俱进,积极倡导宗族建设,大兴土木,兴建祠堂,健全宗祠组织与制度,并立“箴规十鉴”等族规祖训。此后金浦的高官富贾或后来经济较为殷实、充裕的庶民阶层,也竭力向文化世家转变,带头兴建祖祠或家庙,一共建了50多座(不包括各衍播地),将浓烈的儒家思想渗透到基层社会家族中去。把“做个好样子与乡邦视效”的儒学信条,树为宗族裔孙立身、创业的目标与理想。
    四、古风淳朴,源远流长,民俗时尚,雅俗共赏。金浦人文历史源远流长,民俗风情古朴自然。辞年八节,各家各户祭拜祖宗,镇乡神灵,气氛浓烈,五彩缤纷;非物质文化遗产,伟承不懈,舞英歌、游大旗、大锣鼓、小锣鼓、笛套音乐等,绚丽多姿,各显神通;其他民俗活动,也丰富多彩,独具特色。金浦民俗活动是金浦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以清新自然的风貌、宽松自由的风格和大胆追求的精神,名闻遐迩。充分体现了金浦人团结齐心、务实勤勉、刚正质朴的性格特征、生活方式、民俗风情。
    还有,更值得一提的是,一年多来,金浦历史文化促进会与金浦理事会,均悄然地进行颇具规模的宗族文化建设:编纂《郑氏金浦系族谱》和发动重修金浦郑氏三世祖应星公祖茔。这两件兴微举逸的势态,均显示、凝聚着一种世家文化性质的潜在力量,同时也传递着一种宗族文化精神的信息,是金浦文化延伸的有力佐证。其实,宗族并不是静止存在的,随着生命的轮替,在新的宗族骨干成员勇于挑起宗族重任的同时,新的宗族世家文化必将继承和发展了传统的宗族世家文化,这便是宗族生命之所在。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宗族世家文化完全能够伴随宗族政治、经济、文化的成熟而得到传承与发展。也就是说,在新的时代里,宗族世家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只要顺应时代潮流,注重道德素质修养,重视人才建设,一旦条件成熟,宗族世家文化便能够复兴、光大,并且汇入地域性的文化主流。这也是显而易见的文化现象。
    金浦文化之所以能生存、繁衍、兴盛至今,首先在于有生命力的文化特色。另一方面,在保持、弘扬文化特色的基础上,不会由于后来其它姓氏或衍播地的文化发展而相互隔绝、遗世独立和相互设障。姓氏、族系之间和谐相处,能够在保持各自文化特色的同时,相互影响,相互融合,相互彰益。
    金浦文化更多的是一种与众不同的地理位置和深层次的文化意蕴。实际上,世界上从不缺少美,只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双髻山景观如同其文化意蕴一样,似乎更是象隐藏在深闺里的一个佳丽,毫不夸饰,只是静静地等待着人们去发现和欣赏。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只有亲身走进双髻山景观中,触摸着金浦的血脉和骨肉,才能更加深入地理解和倍受金浦的人文情怀。
    从“双髻山景观文化”与“金浦文化”所折射出的灿烂历史,我们没有理由不去发掘、保护、传承和发扬。而且,对于文化遗产,我们不仅要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去发现她的魅力与亮点,还要以慎重与长远目光去维护和管理。在热爱大自然的同时,都是生态保护,在热爱地方文化传统的同时,都是历史遗产的传承。同时,对待景观资源的态度,也反映了一个地方文明的程度,因而,当地社区也要随着社会文化主流的变化与发展,尽快形成、确立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理念与决策。要将加快发展文化产业作为重要的战略任务来抓,纳入整体布局,制定完善的政策措施。要科学定位,整合资源,充分发挥地方文化资源特色和传统文化优势,加快构建特色文化产业,促进地方经济社会的发展。从“双髻山景观”的地理坐标,到“金浦文化”的精神坐标,负有更多的时代内涵。
    以上是笔者对“双髻山景观文化”与“金浦文化”的特色与定位的几点浅薄见解,意为抛砖引玉。
    备注:
    ① 吊窝:水井提水工具。用二条杉木,一竖一横,在竖的上方安上一个活动机关,将横的固定好;横的一头系上一条近六、七米长的竹竿并连着一只大水桶,一头安上一块相当重量的石头,以便提水时减少人力,提高效率。不提水时,它象一门高射炮,注视着天空。
    ② 挨棕:用二条约十米长的弯曲竹竿交叉,结上一张网,在海水平潮时,由一人贴着水下滩塗推行,视鱼虾动态提起放落的一种捕捞工具。
    ③ 搭虾:将约一米宽的焊上二十支小弯钓铁杷,结上一张相应的网袋,在小木船两边,贴着海滩划行,视机提起放下的捕鱼虾蟹工具。一条船可安装二个搭虾工具。
    ④ 驱沙桑:用二条约四米长的弧型小竹竿,交叉成一个十字架,在竹竿的四个末端,结上一张约四平方米的小目鱼网,在潮水平稳时贴着滩塗捕捞一种貌似桑椹的小鱼。作业时,一人撑握鱼网,一人推着一条约二十米长的搭有贝壳的绳索贴滩兜大圈赶鱼推行,将隐藏水下的沙桑驱赶进网,然后捕捞。
    ⑤ 闸萡:在海水涨潮平稳时,将一张张用约1.5米长的竹片编成约十多米长的竹闸平行插进水下滩塗上,待退潮时将被隔在竹闸内的鱼、虾、蟹捕获。竹闸长的有几百米连在一起,捕的鱼虾也有上吨的。
    ⑥ 捞钱螺:用约1.5米的竹片编成一张约一米长的竹网,一头扎紧,一头张开,形成一个大漏斗。在钱螺(萡壳贝壳类)盛产时,在海水面上将钱螺打捞上来。
    ⑦ 围塭:在海边一些不影响水面交通的海滩筑坝建闸透网,当涨潮时提闸让潮水带鱼虾进来,在退潮时把透在闸门上的鱼网放下,让水退出,将鱼虾留住,等它成熟后捕捞上市。这种捕养方式,创利颇丰。


二O一一年七月二十日

郑氏源流 | 金浦郑氏 | 宗亲联谊 | 促进会 | 大观园 | 图书馆 |信息交流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3 zsjpxz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40037号
 友情链接: 百度  郑氏宗亲网  中国古籍全录  郑氏金浦系吧  汉语方言发音字典  世界郑氏联谊中心